建利式記錄

關於部落格
建利的第二雙眼
  • 36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零下40度的溫暖

水蒸氣攜著溫度,從桌面上擺著的菜肴裏釋放了出來。我忍不住將雙手往這些溫暖的氣體搓,企圖讓雙手找回應有的溫度。老爺子洪亮的笑聲隨即響起:“冷了吧,小夥子?”我尷尬的回報一笑,雙手也不由自主地縮回外套的口袋裏。
零下40度,這是我一生中從未邂逅的溫度。
在內蒙的第二天,我來到了這家由老爺子女兒孫金花經營、叫瑪妮婭之家的民宿。這裏是人稱俄羅斯村的恩和,大多數俄羅斯後裔居住在這裏,讓這內蒙的土地上,形成了一幅美麗的圖騰。
“馬來西亞沒這麼冷吧?”老爺子轉身拿了一瓶馬奶酒。
“我們那裏最冷的地方就是雪櫃了。”我雪上加霜的說了一個冷笑話。
“來,喝杯酒暖暖身子。待另外一批客人來了,咱就開動了。”老爺子仍舊以他洪亮的笑聲來招呼我,並為我倒了滿滿的一杯酒。
“別嗆著了,咱的酒你可能不習慣。我喝可不烈。”老爺子一口東北腔,隨便一句話都很激昂。
看著老爺子有點奸詐的表情,我只敢小口小口的喝。一股暖流即刻註入我身體,其暖無比。
第一次覺得喝酒是那麼地痛快。
接著,另3位客人也來到廚房。我們互相點頭打了個招呼,就圍著餐桌準備進餐了。
 “香港來的?”我用粵語做了個開場白。其實聽他們說華語的口音,我就猜出他們是香港人。
三人瞪大了眼睛,還以為是他鄉遇故知。在得知我的國籍後,他們開始贊嘆大馬人的語言天分,我卻用博而不精自貶了一下。
語言的隔膜打開了,話框子也開啟,我們互相分享各自的旅程,更交流著拍風景照的心得,感覺像老朋友一樣。
“你們在說英語啊?”老爺子突然冒出了一句,我們大家笑成一團。
“昨天我還以為你是臺灣人呢!”司機佟師傅也加插了一句。
“管他是哪裏人,咱坐在一起,就是一家人!”老爺子舉起了酒杯,大家在熱鬧的氣氛中幹了一杯。
是的,他鄉遇故知,也許就是形容這個情況。
我把炒牛肉塞入嘴裏,還沒來得及咀嚼,老爺子又以他的熱誠要我們幹杯,然後告訴我們一個個精彩的人生故事。
“今天這麼開心,我給你們唱支歌。” 喝得有些醉意的老爺子這時站了起來,再灌了一杯酒後,拉開嗓子,唱起歌來。可惜我的相機擺在房間,沒法紀錄這美妙激昂的歌聲,只好跟著拍子,拍掌迎合。
接著,老爺子更手舞足蹈地跳起舞來,但年事已高,跳了一會兒就作罷了。我們當然以最真誠的掌聲加尖叫聲回報。
這頓飯,我們足足吃了3個小時。
我在想,旅行的意義,並不是走馬看花觀看美麗的風景,也不是要向別人炫耀你到過什麼地方,而是用心投入你的旅程,去體會你走過的每一個腳步。
零下40度,除了馬奶酒的溫暖,旅途中結交的朋友,也幫我披了一件毛毯。。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