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利式記錄

關於部落格
建利的第二雙眼
  • 37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心房客

我家鄉的生活﹐在腦子留下了太多筆記。那裡的人﹐那裡的房子﹐那裡的食物和那裡的一切。我終於明白﹐辛曉琪的< 味道>並沒有變態﹐什麼“想念你白色襪子﹐和你身上的味道”﹐原來這都是我之前還未遇到的感覺﹐所以不能理解。 人就是這樣﹐會很自然地否定不在他們理解範圍的東西。 陣陣的狂風在這時預言了豪雨的到访。我像被突檢的翻版光碟小販﹐沒命地逃,一邊很自然地把手探入背包中。 我的手指像狗仔隊一樣無孔不入地在背包裡翻箱倒篋﹐但我竟然找不到雨傘,那把以往只要我把手伸入背包中就能拿到的雨傘。 我愣了第一滴雨打在額頭上的時間,才恢复知觉。好不容易擠進了屋檐下人群的空隙。我輕輕地掃一掃寄居在我身上的雨滴﹐一邊假惺惺地用憐憫的眼光看著那些沒地方遮雨的人。 這時﹐眼前出現了一把把的雨傘﹐把雨水拒于門外。而雨點以最漂亮的弧度﹐反彈到我錯愕的臉上﹐把我化妝成一個淚流滿面的苦情角色。 沒有一把傘是我的。 我應該有一把的﹐應該有的。 思緒突然變成了亂葬崗﹐一片死寂﹐仿彿全世界的人都把我孤立了起來。而眼睛在這時也開始有了味覺﹐感覺到一種有咸味的液體在它週圍遊走。 我大口地呼吸﹐把臉向著天﹐眼睛睜得好大﹐像極了< 午夜凶鈴>裡那些被嚇死的人。我以為眼睛的範圍大些﹐眼淚就會倒流回去﹐但這非常合邏輯的理論卻被最後依然流出的眼淚推翻了。 我竟然因為找不到雨傘而哭了﹐真不知所謂。 都說不喜歡車站的。 一個臃腫的婦女走入了我的視線范圍,她握著一把傘,焦急的目光在人群中掃描著。 雨滴從她微卷的短發垂直的滑下,而她的手本能地在人群中為自己開路,絲毫不理別人看她的眼光,偶爾還會回瞪那些發出埋怨聲的人。 是的,這個拿著傘卻卻不遮雨的婦人,就是我的母親。 心突然痛了一下。 二、 小時候最恐懼的,就是媽媽的裁縫尺。呈L型,一個成人手臂的長短。彈性佳,硬度適中,當它印在手臂上,肉色馬上染紅,感覺整片皮肉被一並帶走似的。 這就是媽讓我們不頑皮的法寶。 媽就像拿著血滴子的武林高手,不動則以,一動就索命。 而他那把凶殘的裁縫尺,卻也像個魔術棒,牽引著剪刀,粉筆,勾勒出一件件衣服的輪廓。而這些衣服,讓我們一家生活了下來。 有一次,我的不安分讓媽媽的裁縫尺再出鞘,鋪天蓋地的往我身上招呼。亂軍中我憑空一抓,然后用力后扯,手上就平白添了一把尺,媽媽的那把追魂尺。 我開心極了。我竟然戰勝了媽媽,連她的武器也奪了。 接下來的念頭,就是把這讓我嘗了不少苦頭的尺毀掉。於是,我用力的把尺重重的摔在地上。 啪的一聲巨響,宣示了裁縫尺死無全尸的命運。 我開心的笑了起來。 可是我的開心突然被一陣啜泣聲圍堵了,我登時愣著。 媽媽竟然蹲在牆角,不停的用手掌揮掉決堤的淚水。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媽媽哭。 當時在我理解范圍內,哭跟大人是扯不上任何關系的。 “為什麼你那麼不乖,就我一個人在撐,我好辛苦,你知不知道?” 媽媽開始理歇斯底裡。 這時,我發現媽媽老了許多,她已不是那個喝一聲就能把我嚇退的惡魔,力氣也比我小了很多,當然也沒辦法再把我抱起。 我的心痛了一下。 從那天起,媽媽就沒有再打我了,就算我把那裁縫尺用膠布拼湊了起來,擺回她的桌子上。 三、 媽媽還在人群中沖撞著,而她手中的那把傘依然緊閉著。 我挪了挪身體,離開最好的遮雨地點,向媽的方向靠攏了過去。那隻不過是三個胖子並排的距離,可是可惡的人群就是不肯借個方便。 “媽,我在這裡!” 人群都往我這邊望,就媽沒有。 她還是向前走。 這我才發覺,她真的蒼老了許多,聽覺也不太好了。 一個在裁縫機旁工作了20多年,每天都必須承受齒輪轉動發出的尖叫聲的婦人,聽覺如何不變糟呢? 我把行李托在胸前,像鏟泥機似的推開人群,好不容易才擠到媽身后,一隻手搭在她肩上,阻止她繼續前進。 她回過頭來,眼角的魚尾紋往上揚開了去。 “怎麼會有那麼多人?” 我笑了笑。 在舊照片裡的媽媽,是個美人兒。長發披肩,夾著個花邊的頭箍,笑起來有個小梨窩。那夸張的紅點連身短裙,配上鬆糕鞋,儼然是個花樣少女。 而在我面前的媽媽,卻是頂著雪白的發絲,手指和手臂都長滿了繭的婦人。 她放棄了華容月貌,活在廚房和裁縫桌上,偶爾還要到膠林去干活。均勻的身材為了我們的誕生而走了樣,聲量也為管教我們而大了許多。 為我們的不懂事而煩惱,為我們的沖動而擔心,為我們的焦慮而煩惱,為我們的粗心而細心。 心又痛了一下 。 “長這麼大了還這麼粗心,連雨傘都沒帶,現在要到這麼遠的地方去,我怎麼放心?” 我沒說什麼,只是對著她傻笑。 她的食指在我額頭戳了一下,繼續她一貫的喋喋不休。 這一次我沒打斷她的啰嗦,只一味傻笑。 當夢想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,親情就在思念裡纏繞不放,人生就是這樣,拉拉扯扯,空留遺憾。 火車到站,宣示我和母親的距離就此拉開。 我想,我知道住在我心裡面的,就是這位婦人,而現在,當她快行動不便,視線下滑的時候,我想,我也應該歸還我虧欠的一切,她的青春,她的愛。 我想,我是時候住進她心裡面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