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利式記錄

關於部落格
建利的第二雙眼
  • 37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零下40度的溫暖

 “香港來的?”我用粵語做了個開場白。其實聽他們說華語的口音,我就猜出他們是香港人。
三人瞪大了眼睛,還以為是他鄉遇故知。在得知我的國籍後,他們開始贊嘆大馬人的語言天分,我卻用博而不精自貶了一下。
語言的隔膜打開了,話框子也開啟,我們互相分享各自的旅程,更交流著拍風景照的心得,感覺像老朋友一樣。
“你們在說英語啊?”老爺子突然冒出了一句,我們大家笑成一團。
“昨天我還以為你是臺灣人呢!”司機佟師傅也加插了一句。
“管他是哪裏人,咱坐在一起,就是一家人!”老爺子舉起了酒杯,大家在熱鬧的氣氛中幹了一杯。
是的,他鄉遇故知,也許就是形容這個情況。
我把炒牛肉塞入嘴裏,還沒來得及咀嚼,老爺子又以他的熱誠要我們幹杯,然後告訴我們一個個精彩的人生故事。
“今天這麼開心,我給你們唱支歌。” 喝得有些醉意的老爺子這時站了起來,再灌了一杯酒後,拉開嗓子,唱起歌來。可惜我的相機擺在房間,沒法紀錄這美妙激昂的歌聲,只好跟著拍子,拍掌迎合。
接著,老爺子更手舞足蹈地跳起舞來,但年事已高,跳了一會兒就作罷了。我們當然以最真誠的掌聲加尖叫聲回報。
這頓飯,我們足足吃了3個小時。
我在想,旅行的意義,並不是走馬看花觀看美麗的風景,也不是要向別人炫耀你到過什麼地方,而是用心投入你的旅程,去體會你走過的每一個腳步。
零下40度,除了馬奶酒的溫暖,旅途中結交的朋友,也幫我披了一件毛毯。。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