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利式記錄

關於部落格
建利的第二雙眼
  • 371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憤怒鳥與吉蒂貓

“夠了,不用忍了,大聲笑出來吧。”旭宇看著炮灰因憋氣而漲紅了的臉,只好悶悶地說。
話才說完,炮灰的狂笑聲已一瀉而出,把pub內的吵雜音樂都比了下去,毫無意外地引起了全部人的註意力。
“對不起,再給我一分鐘!”炮灰捧著肚子,上氣不接下氣地狂笑著。
旭宇拉了拉衣領,企圖遮蓋頸上的刺青。這個舉動讓炮灰的笑聲更甚,並夾雜了咳嗽聲。
這也難怪炮灰,如果換作是炮灰有這種刺青,他也會有一樣的反應。
其實刺青並不好笑,好笑的是,他這個大男人,左頸上刺了個憤怒鳥,右頸上刺了個吉蒂貓。
他早預期了朋友的取笑,更接受了無法磨滅的心靈創傷。
上個星期,旭宇懷著極度愉快的心情,和小雨一起到陽光明媚的峇厘島去旅行。
這是他和小雨第一次單獨到海外旅行,兩人討論了許久,小雨終於放棄了他向往的巴黎,決定到這熱帶小島去。
 旭宇其實不太清楚,到底馬來西亞的陽光和峇厘島的陽光有何不同。但只要在兩人經濟許可的範圍內,旭宇都不會反對。
可是,他怎麽也沒料到,這個決定卻讓他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。
當天,他們在享受了陽光的沐浴後,在經過一家刺青店時,小雨突然心血來潮,說要刺個情侶刺青。
雖然旭宇對刺青並沒有什麽好感,但既然小雨說要情侶刺青,旭宇當然沒有任何拒絕的余地。
當店家說他能刺任何圖案時,小雨狡黠的眼神讓旭宇知道,這次自己大難臨頭了。
不出乎他所料,小雨把憤怒鳥的手機吊飾交給刺青師,說要刺憤怒鳥圖案。旭宇本能地站起身想逃跑,卻被小雨牢牢地抓著。
“我想看這刺青到底漂不漂亮,你就乖乖讓他刺一下嘛。”小雨用撒嬌但威嚴的語氣,讓旭宇無可奈何。
“刺這種東西我會被朋友笑的。”旭宇懇求的口氣說著。
“但是大家都會知道,你寧願被笑都為我刺,一定很愛我,對嗎?”小雨封堵了可能性。
旭宇認命了,只好點了點頭,小雨即刻很期待地笑著。
“刺在頸上,最容易被人看到。”小雨根本沒經過旭宇的同意,已告訴刺青師這麽做。
旭宇只好閉上眼睛接受命運的安排。
隔了一陣子,旭宇在一陣陣刺痛後,被告知完成了刺青。他睜開眼,看著笑得很開心的小雨,突然覺得很欣慰。雖然這樣會很糗,但只要小雨喜歡,他都應該為她付出。
“怎麽樣?滿意嗎,小姐?”旭宇笑著看著小雨,頸上仍有一絲絲刺痛。
“很好看哦,你說漂亮嗎?”小雨遞過一面鏡子,讓旭宇看清自己的刺青。
還有些血跡的皮膚表面,就這樣多了一只憤怒鳥。旭宇嘆了一口氣。“漂亮,你喜歡就好。”
“我當然喜歡,你也覺得漂亮嗎?那就好。”小雨狡黠的眼神突然又出現了。
“你想怎樣?”旭宇突然感受到一陣涼意。
“你越來越聰明了,既然這麽漂亮,我想看他刺的吉蒂貓是怎樣的?”小雨說著就拿出了吉蒂貓的吊飾。
“不行,絕對不行。這個刺下去我還有臉做男人的?”旭宇這次無法忍讓了,態度很堅決。
“好吧,如果你的面子比我重要,那就算了吧。我就是這麽沒分量,一點小小要求都無法達成,還要說什麽美滿的愛情。算了吧。”小雨別過了頭,眼淚就快掉下來。
旭宇嘆了一口氣。面對小雨這種表情,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敵不過眼淚這終極武器。
“好啦好啦!”旭宇無奈地說出了“臨終”前的一句話。
小雨馬上破涕為笑,在他臉上親了親,就交待刺青師怎麽做了。
“刺小個一點比較可愛。”旭宇最後只能做的是希望把傷害減到最小。
最後,原來只有自己的頸項作了情侶刺青。。。
“來,不要去想了,這杯我敬你。”炮灰雖然很想繼續笑下去,但最後終於忍著了。
“往好的方面想,除了會被朋友笑,你們的感情是不是更進一步了?”炮灰又擺出那種專家的樣子。
旭宇苦笑了一下。是的,犧牲一下,就能看到開心的小雨,說上來,還挺劃算的。
“不說了,來,幹杯。”旭宇退下了他的衣領,露出那兩個刺青,突然又聽見炮灰趴在桌上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狂笑聲。。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